通知公告
您的位置:萧山网首页 > 萧山文化礼堂网 > 镇街民俗 > 正文内容

依然饭架街

时间:2015-07-31 10:12:00   来源:萧山网-萧山日报   点击:

  “临浦小上海,街是饭架街。” 千年时光荏苒,对于临浦老街的繁华盛景,许多临浦人至今仍津津乐道。临浦老街,延续的是米市人家的欢歌笑语;临浦老街,展示的是寻常巷陌的四通八达。走入饭架街,错落其中的老屋干净整洁,白墙黛瓦,屋舍俨然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横生武陵人误入桃花源之错觉。在老街,不时可以看到一些老字号的招牌,从事着老式的行当,时间的流逝,虽已洗去了他们昔日的光鲜,却淘出了传统的生命力——

  临浦老街,延续的是米市人家的欢歌笑语;

  临浦老街,展示的是寻常巷陌的四通八达。

  “临浦小上海,街是饭架街。”走入饭架街,山阴直街、萧山中街、萧山直街、山阴横街、扇面街……四通八达,错落其中的老屋干净整洁,白墙黛瓦,屋舍俨然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横生武陵人误入桃花源之错觉。

  在安静无可言的时光里,相遇老街。站于尘埃陌土,随便一条老街,寻常巷陌,想必,都是有记忆里的福音。如果老街是首歌,也是浅吟低唱,余音绕梁,每一条街巷,都是没有翻版的绝唱;若老街是首诗,千回百转,平仄留韵,每一间老屋,都有一段百转千回的往事;若老街是幅画,浓淡相宜,注重留白,每一位长者,都对老街记忆隽永深刻——

  萧山中街 素锦年华里的光阴故事

  在萧山中街上,青石板铺路,木结构的房屋,岁月如流,时光的剪影在每一个街角都清晰可见。街上,临浦照相馆五个红字赫然入目,看着街边橱窗里的黑白照片,想着素锦年华里的光阴故事;还有不少当地人喜欢来巷口的百货大厦里淘些商场里买不到的古董。街边吱吱作响的木门,从不关闭纯朴和洁净,红线绳绑扎的简陋柴扉,推开便是坦然和真诚。柔软的泥土,被轻快的脚步踩踏,笑语浓处,是或忙碌或悠闲的身影。

  山阴直街 漫漫红尘最恋那时风景

  与萧山中街相邻的,便是山阴直街。沐浴着夏日雨后的宁静,打开记忆的窗棂,一段飞花往事,逐云映水,恍如巷尾藤椅上的那个老人,一直痴痴地望着对面的萧山锅厂。可谈及巷口曾经盛极一时的临浦夕阳旅馆、阿萍发廊、一家家历史悠久的手工店和山阴直街曾经的繁华岁月时,老人却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。也许在那些被时光遗忘的记忆里,在老人年少没有奢求的岁月里,温暖着漫漫红尘,梦回几许,山阴直街,是他人生中,最柔软的幸福,是永恒在心的最美风景。

  劳动路 繁华依旧道不尽岁月痕迹

  一束明媚,一捧芳香,你将七月浸染,邂逅在老街时光。雨后的傍晚,再走老街,像小时候,踩过浅浅的水坑,任泥泞湿了鞋子,一路走过,雨后清新的气息依旧,仿佛看见,金谷大厦里,伊人娉婷络绎不绝的繁华;仿佛闻见,干晨糖果食品厂外,门庭若市,不时飘出的阵阵糖香。岁月如诗,时光如画,尽管当时盛景不复,可老街上的生育文化园,水果街、杂货店,它的点滴充盈记忆的角落,劳动路也依然是老街里最繁华的街巷。夏日雨后的天空变得洁净,雨后的夕阳更加红润,光线倾落,老街像被披上了一层红纱。也许,夕阳都想唤回老街的青春,回归她昨日的韶华。

  随处老行当

  临浦老街,流淌的是穿越千年的小巷繁华;

  临浦老街,留下的是遗迹星列的古韵今风。

  千年时光荏苒,对于临浦老街的繁华盛景,许多临浦人至今仍津津乐道。

  “老街米市,籴粜成市。”米市因商业而生,早在民国时期,这里就是一片繁华之地。在萧山城区还没有建火车站时,临浦就有火车站了,阡陌良田,市井百态,临浦人说起临浦老街,总是带着一丝自豪。在老街,不时可以看到一些老字号的招牌,从事着老式的行当,时间的流逝,虽已洗去了他们昔日的光鲜,却淘出了传统的生命力。

  光明眼镜 50年的老字号

  光明眼镜店就坐落于金谷大厦对面的巷口,从门口的招牌,到屋内的装修,看起来都显老旧,但就是这样一家不起眼的小店,却在大牌连锁眼镜店的“强势围攻”下生存了50年。“生活越是平淡,内心越是灿烂。”这句话用在光明眼镜店老板徐锦耀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。从50年前,徐师傅决定在老街上开这么一家眼镜店;到现在,走在老街上,问起光明眼镜店,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触目横斜千万朵,赏心只有两三枝。徐师傅感慨,“时代发展太快,现在来我店里买的,多是些老客,尽管如此,我也会一直守着这家店的。”

  荷花糕铺 老底子的味道

  清晨,顺着一阵米糕的清香,终于找到了老街上那家,传说中的叫“老地方荷花糕”的店铺。据说,孔祥忠家的荷花糕,到现在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,当地的年轻人多是吃着这家店的荷花糕长大的。他家的荷花糕是用江南的稻米轧成粉,还是轧得比较粗的那种米粉,和上水蒸熟或是半熟,出了模子,便是一块块约摸半寸高矮、两寸见方的荷花糕了。吴越人家江南情,吃着颊齿留香荷花糕,享受着这老底子的味道,那该是一份怎样的香甜与回忆!

  磨刀师傅 一辈子的老行当

  “磨剪子嘞磨菜刀……”夹杂着方言的吆喝声拉得老长,一声一声地从远处传来。只见,张如成戴着一顶遮阳帽,骑着一辆三轮车,装着各式磨刀工具,穿街走巷。繁华落尽,洗尽铅华,纵然现在剪刀师傅没有以前那么吃香了,可谈及这份他干了一辈子的老行当,谈及老街时,他说,饭架街,不止是他的生意场,更有他半辈子的记忆在。谁说记忆不可挽留?有心人,不惧逝水流年。

本站编辑:洪玲娣